我們不孤單- Shamanic Healing: We Are Not Alone (Part#1)

Shamanic Healing: We Are Not Alone 
An Interview of Michael Harner by Bonnie Horrigan 
© Shamanism, Spring/Summer 1997, Vol. 10, No. 1

Michael Harner, Ph.D. 是一位人類學家, 也是Foundation for Shamanic Studies (縮寫FSS)的創始者.  FSS為非營利組織, 致力於保存還存在地球上的薩滿知識與教導如何應用薩滿之基礎理念於現代生活上.  
 
Harner於1961年開始學習薩滿療癒.  他有著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的博士學位, 是紐約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的前任教授與系主任, 也在Columbia, Yale, UC Berkeley 任職過.  他曾也是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的人類學部門的主席.  他的著作有The Jívaro, Hallucinogens and Shamanism, and the classic The Way of The Shaman.   
 
在他的薩滿學術研究的過程中, Harner住在也曾與亞馬遜河上游, 墨西哥, 祕魯, 加拿大北極圈, Samiland, 和西方北美的原住民合作.

Alternative Therapies 在一個暴風雨的日子於Harner在Mill Valley, California的辦公室訪問了他.  以下文章來自於FSS journal, Shamanism, Vol. 10, No. 1 (Spring-Summer) 1997, 但原出版於1966年Vol2, No.3 的 Alternative Therapies雜誌. 

 
甚麼是薩滿?
Michael Harner:
 
“薩滿”這字來自於Tungus語言, 指的是可以透過意識狀態的轉換旅行到非尋常世界的人.  用這字語的好處是因為西方人不懂這字的涵義.  字語例如”wizard”, “witch”, “sorcerer”, 與”witch doctor” 有著他們的言外之意, 含糊, 與既有聯想.  雖然”Shaman”這字來自於西伯利亞, 但薩滿的運用存在於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陸上.

 
經過多年的研究, Mircea Eliade , 在他的著作 Shamanism: Archaic Techniques of Ecstasy 裏結論薩滿是地球上所有宗教傳統的基礎, 然後薩滿最重要的特徵之一就是透過意識的轉換旅行到其他的世界.    
 
我們的文化會覺得一個人很前衛如果他探討有關身心的連結, 但我們的頭腦與其他身體部分的連結之事實一點都不新, 這是好幾百千年來就被知道的事實.  但我覺得薩滿最重要的地方是薩滿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  我的意思是, 當我們人類慈悲的協助他人解決痛苦時, “helping spirits” 守護靈們就會有興趣介入.    
 
薩滿在自己的部落裡常被稱做為”see-ers” 或 “people who know”, 這是因為薩滿們的知識系統來自於親身體驗.  薩滿不是一個信念系統.  他是根據個人在療癒, 取得資訊, 或做其他事情上的經驗.  事實上, 如果薩滿無法得到需要的結果, 他的部落就不會再用他了.  很多人問我, :你怎麼知道一個人是薩滿?” 我說, “這很簡單.  他們有旅行到其他世界嗎?  還有, 他們會製造奇蹟嗎?”  

(co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